铸情如金

惜缘如瓷

Blue and white
Tsing Yi cheongsam
Ding ware

Yellow-ground and iron-red decorated
Green-Enamelled
Robin's-egg glazed
Famille-Rose
Celadon glazed
Double Happiness
王后 母亲 女将——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
来源: | 作者:caicifang | 发布时间: 1439天前 | 463 次浏览 | 分享到:

前        言 

她是谁?

她叫妇好,是中国有史记载的第一位巾帼女将。
她的丈夫是商王武丁,在位59年,再创殷商盛世。
她居住的古城后来叫殷墟,是中国考古学的“圣地”。
她生活的时代叫商朝,是中国第二个王朝,也是中国有文字历史的开端。

 

 妇好墓享殿

        房基长方形,南北约6.5米、东西5米,门道朝东。面阔三进,进深两进。台基外有擎檐柱。

 


 

司母辛铜方鼎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鼎是我国新石器时代出现的炊煮器,逐渐被赋予祭祀礼器的内涵。铜方鼎出现于商代,成偶数使用。妇好墓随葬一对两件司母辛铜方鼎,口沿下一周夔(kuí,龙纹的侧面像)龙纹为主纹饰。铭文“司母辛”铸于口下内壁,意思是妇好的子女为祭祀亡母辛而铸此鼎,“辛”是妇好去世后在宗庙被供奉的庙号。此鼎重达117.5公斤,是不多见的商代大型重器。

     
 

妇好铜方斝(jiǎ)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铜斝是盛酒器,特征为口沿有两个立柱,腹侧有鋬(pàn,把手),足为尖锥形。妇好墓出土铜斝12件,其中方斝4件,圆斝8件。方形铜器冶铸工艺复杂,因而商代方形铜礼器一般出土于王室、高中级贵族墓葬,是权力与身份的象征。此斝口沿下饰蕉叶纹,其下饰夔龙纹,下腹饰兽面纹。腹底铸铭文“妇好”,应是妇好生前用器。

 

 

第一单元   她的时代

        公元前21世纪,大禹之子夏启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夏朝。原始社会就此结束,中国迎来了文明时代。
        公元前16世纪,成汤推翻夏王朝,建立了商朝。商灭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改朝换代,开创武力夺天下之先河。
        商朝中期经过一百余年的动荡,国势渐颓。公元前13世纪,商朝迁都殷墟。在这里,一代贤君武丁开始了重振国威的艰途。他了解民间疾苦,起用出身低微的傅说为相,内修国政、外击强敌,以文治武功将商朝国力推向鼎盛,史称“武丁中兴”。
        这是中华文明的成长期,是剧烈变革的时代,也是英雄辈出的时代。


   

炎黄世系表

        东周、秦汉文献关于炎帝和黄帝世系的记载,虽然多为神话传说,但也有历史依据,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史前时期中国先民的发展源流。综合不同文献的有关记载,可知夏的祖先禹、商的祖先契、周的祖先后稷都是黄帝后裔,炎、黄两族同源。因不同文献的记载互有冲突,故此表有重复之处。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诗经•商颂•玄鸟》)。一些古文献以优美的史诗追溯商人起源,说简狄吞鸟卵后生下商人的男先祖——契。这实际上是说商族是由高辛氏与有娀(sōng)氏两族联姻通婚形成的。

 
     
   

殷墟商代遗址分布示意图

       殷墟位于河南省安阳市以小屯村为中心的洹河两岸,面积约30余平方公里。殷都作为商代晚期12位商王的都城使用了二百多年,周灭商后逐渐废弃因而史称殷墟。1908年古文字学家罗振玉派人寻找甲骨刻辞出自何地,就此揭开了殷墟发现的序幕。殷墟的发掘从1928年延续至今,是中国考古事业中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的考古发掘。殷墟遗址被评为“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大发现”之首,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殷墟遗址由洹北商城和洹南遗址组成。洹北商城略早,有方形内外城墙,洹南遗址则没有城墙。推测在武丁时期,洹北商城被放弃,以洹南小屯为中心逐渐形成了新的都城中心。


   

玉人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椅子等高坐具从唐代开始普及,在此之前古人跪坐在席、榻上,标准坐姿是跽(jì)坐,双膝跪地、脚背贴地、臀落踝上,手放膝上。这件玉人呈现的就是一位跽坐贵族,所穿的窄长袖有花纹短衣是商代贵族的流行服饰。头顶中心梳小辫,辫上似缚有发绳,“辫发”也是商代玉人常见发型。头顶有左右相通的小孔。两腿之间有一较大圆孔,可供插嵌。

第二单元   她的生活

        妇好没有出现在古代文献记载中。直到上世纪陆续出土了有关妇好的200余条甲骨卜辞和少量青铜器铭文,这位王后的传奇人生才为世人所知。
        妇好的名字揭示了她的身份和身世。商代“妇”指有身份的妇女或女官,“好”读为 “子”,是“妇”所来自的国、族名。妇好应是一位子国或子族的王公之女。
        妇好是武丁的第一位王后,由此判断她生活在公元前13世纪中后期。作为殷墟商都的女主人,她过着锦衣玉食的宫廷生活。作为武丁的妻子,她享受着丈夫的恩宠,承担着生育王位继承人的重任。作为一国之后,她要参与多种宫廷事务。妇好还有自己的封地,要向商王室纳贡。
        她的生活已埋藏在殷墟厚厚的黄土下,等待后人揭示。

殷墟宫殿建筑复原图

                               


        武丁时期的宫殿区位于都城中心(今安阳小屯村),北临洹河、西傍池苑,风景独好。当时建筑技术还较为原始,妇好的宫殿还是“茅茨土阶”,茅草为屋顶,夯土为台阶。商朝继承了夏朝宫殿制度,建筑规划遵循中轴对称原则,建筑形式为坐北朝南、廊庑围合的“四合院”,体现了帝王之居“建中立极”的建都模式。

 


 

玉龙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玉龙代表了无爪蜷体龙的特点。有专家认为蜷体龙取材于蚕、蝉等从幼虫到成虫的变化过程,龙“能为大,能为小;能为幽,能为明;能为短,能为长”的神通就是从虫类演绎而来。这些玉龙均可穿挂绳带后随身佩戴。

 

     
 

玉鹦鹉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姿态与商代蹲踞玉人类似,有观点认为这是鸟首人身的神鸟。均有穿孔,是随身佩戴的饰物。在玉器加工过程中,商代玉匠常用双阴刻线刻划纹饰,在视觉上给人以阳线凸起的错觉,使纹饰线条更加突出。

     
 

对尾玉鹦鹉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妇好墓出土21件钩喙有冠的鹦鹉形玉饰,也有观点认为应叫玉凤鸟。这件对尾玉鹦鹉较为罕见,可能象征神鸟,也有可能是以当时的透视法表现一只鹦鹉的两个侧面。两尾相连处有小孔,可穿绳佩戴。

     
   

玉鹤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妇好墓出土玉鹤说明中国古代对鹤的喜爱具有悠久传统。鹤又名仙鹤、仙禽,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有着崇高的地位。丹顶鹤是长寿、吉祥和高雅的象征,并与神仙联系起来。鹤雌雄相随,步行规矩,是情笃而不淫的鸟类。古人多用白鹤比喻具有高尚品德的贤能之士,把修身洁行而有时誉的人称为“鹤鸣之士”。这件玉鹤也是配饰。

     
 

夔首骨笄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笄用来插住挽起的长发,在古代男女都用,区别在于笄首的装饰不同。妇好墓出土骨笄多达499件,大部分装在一个木匣之内,是妇好珍爱的饰物。夔头形骨笄有35件,应属较为高档的发笄。夔口朝下,张口露齿,似在吞咬骨笄。

        商代贵族主要穿戴丝绸、细葛、苎麻、皮毛等华贵服饰,中上层贵族尤为流行窄长袖短衣,服饰流行红、黑色。下层民众则穿粗葛、粗麻之衣。在殷墟遗址还发现了棉布。


   

 妇好墓出土铜爵上的绢遗迹

   妇好墓出土铜偶方彝上的绮遗迹

第三单元   她的故事

        妇好并不满足于做不问国事的宫闱佳人。武丁麾下贤臣良将云集,一介女流却脱颖而出。
        她是能征善战的女将军!武丁多次派妇好统领军队参加征伐战争,显现了对她军事才能的倚重。妇好多次征募军队,创下了商代一次征兵数量的最高纪录。
        她亲自主持庄严神圣的祭祀!在名目繁多、方式多样的祭祀中,妇好代表商王室祭祀商朝的列祖列宗。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祭祀与军事在中国古代被视为政权根本,为男性所垄断。而妇好既是中国有史记载的第一位巾帼女将,也是在“祀与戎”都不让须眉的女性。她不平凡的人生为中国女性在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妇好征伐的方国

        方国是商王朝对其它部族、国家的称呼。商王相当于部族、国家联盟的首领,通过令其臣服纳贡的形式对这些方国实施间接统治,商王朝与方国之间时战时和。武丁时期国力日盛,征讨的方国多达几十个,客观上促进了多元文化交流,推动了中华文明的形成和发展。妇好参与了对羌方、夷方、巴方、土方等方国的征伐战争。
 
 
 妇好征召一万三千人
 
 妇好伐土方

   
妇好征巴方    妇好征巴方或夷方 
          


 

玉人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这件玉人作侧身蹲踞状,头戴高冠,冠型前高后低,说明身份显赫。冠上周边有扉棱,意在表现冠上所附的华丽饰物。上臂戴臂钏,张嘴似在说着什么。这件玉人衣冠考究华丽,神态倨傲,可能象征高级祭司、上层贵族等权贵。脚下有短榫可插嵌。

     
 

玉虎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这件玉虎作站立状,虎头鸟身,身侧有双翼,胸、腹饰羽纹。罕见的是口内满染朱砂,前颈部亦有朱砂。双足之间有槽,顶后有上下钻通的小孔,可穿绳悬挂、佩戴,也可插嵌。这件玉虎可能是具有宗教或巫术涵义的神兽。

     
 

铜柄玉矛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殷墟发现不少铜、玉复合器物,以兵器居多,或可称之为“金玉同盟”。这些复合兵器一般以玉为锋刃,说明不是实用兵器而是礼仪场合的仪仗用器。这件铜柄玉矛是铜玉复合兵器中的精品,突显了所有者的不凡身份。柄部镶嵌绿松石片,柄端与玉矛结合部巧妙地设计成蛇头形。玉质矛锋打磨极精。

     
 

妇好铜钺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夏商周时期的铜钺象征征伐、刑杀之权,尤其象征军权。妇好墓共出土四件铜钺,是目前所见商代贵族墓随葬铜钺第二多者(最多者随葬七件铜钺),进一步印证了妇好执掌帅权、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这件铜钺装饰的虎食人纹在商代青铜纹饰中多次出现,推测具有巫师通灵做法的涵义。虎食人纹下有铭文“妇好”二字。

第四单元   她的葬礼

        天不假年。妇好于武丁中期长辞人世,抛下了她挚爱的家庭,离开了她为之奋战的江山。
        悲痛的武丁将妻子葬在宫殿区内、池苑之畔,既似不忍夫妻阴阳相隔,又似依仗女战神守护社稷。多达1928件随葬品与妇好一同下葬,在冥世为妇好装点永恒的宫廷。墓上建起了享殿,供武丁与后代追思祭拜妇好。
        武丁一次次梦见她,在占卜中恳祈妻子保佑自己战无不胜。后世子孙一次次祭祀她,祈望她降福除祸。在亲人心目中,妇好不仅是王后、母亲,也是神。


葬于殷墟宫殿区的妇好墓


武丁第二位王后妇妌之墓
        武丁先后有三位王后:第一位是妇好,第二位是妇妌(庙号戊),第三位庙号是癸(不详其名)。考古发掘证实1939年发现的司母戊铜方鼎来自西北冈王陵区的一座大墓(已被盗),推测妇妌就葬于此墓,司母戊铜方鼎就是妇妌的子女为她所铸。妇妌在卜辞中也有较多记载,她甚至曾带兵征伐龙方。妇妌葬于王陵区,墓葬规模大、有墓道,还随葬了司母戊铜方鼎这样的重器,备受尊崇。但妇好的政治地位和军功是其他后妃无法相比的。

 


 

母铜方壶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妇好墓出土司母铜方壶一对,铭文铸在内底里。肩部装饰的一首双身龙纹体现了古代独特的透视法,表现了龙的正面和两个侧面。

 
     
 

司母辛铜四足觥(gōng)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此觥的器盖前视似牛、似马,后视如鸟,足为两蹄两爪,盖内与器身内均有铭文“司母辛”。妇好去世后在宗庙受供奉的庙号为“辛”,子辈称妇好为“母辛”,孙子以下后代称妇好为“妣辛”。“司母辛”意即祭祀母亲辛。

     
 

妇好铜鸮(xiāo)尊
河南安阳小屯妇好墓出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藏

        鸮即猫头鹰。鸮尊在妇好墓中出土了一对两件,呈昂首挺胸站立鸮形,头顶羽冠,造型庄重雄奇。鸮头后部为盖,盖上立鸟与夔龙兼做盖钮。鸮尊纹饰极尽华丽,通体装饰了兽面纹、蝉纹、夔龙纹、盘蛇纹、鸮纹等多种纹饰。口内铸铭文“妇好”。昼伏夜出的猫头鹰被世界诸多古文明视为沟通人间与冥世的使者而崇拜,在中国从史前至商代更是被视为祥瑞神鸟。